jQuery(document).ready( function($){ $("#contrainer img").lazyload({ placeholder : "/templets/yixieshi/img/grey.gif", effect : "fadeIn" }); });

腾讯微博、搜搜沉没背后,有同一个失意男人

时间:2014-08-03 08:26 来源: 作者:dede58.com

 

腾讯微博在腾讯OMG事业群中地位下调,不再增加新的功能,团队主力转战微视,腾讯微博自此宣告已经退出和新浪微博的竞争,而与微博对抗的使命留给了QQ空间和微信,第二次带队进行防守反击战的邢宏宇无奈选择新方向,社交战争指挥棒也送还到张小龙和汤道生手里(相关报道见钛媒体此前文章《腾讯独家回应钛媒体:微博团队正与新闻团队整合》)。

 

腾讯微博的切入时机很好,投入不算少

在众多门户企业中,腾讯微博是最快速地跟随新浪微博推出微博产品的,也是几年来新浪微博唯一的真正的对手,腾讯也在客户端、QQ空间、朋友网等做了很多整合工作,媒体部门也大力拉进名人资源,连马化腾也在腾讯微博早期非常活跃。在高层重视、门户为之改变的情况下,腾讯微博虽然要比搜狐微博、网易微博强太多,但是,在新浪微博成功上市后,腾讯微博就基本上战略放弃了。

战略放弃腾讯微博,也可以说成是微信势大,腾讯在战略上已经取得移动领域的门票,不在微博上有很多紧张和恐惧,而反思腾讯微博自身没有像微信那样后来居上,脱颖而出,更多的原因还是产品上。

腾讯网在微博上引入的集团资源并不比新浪少太多,而且还占了QQ覆盖度极高的优势,从渠道上,腾讯微博不处于劣势,那么问题在哪里?我觉得还是产品和社群化运营的问题。

 

产品差异化不是为了刷存在感,社群化运营缺失是致命短板

腾讯微博的产品,到现在我也有很多不理解的东西,一个是评论和转发混在一起,一个是新主题作了一半,这两点我是如何也想不明白,除非团队已经早已放弃微博,懒得去改。微博虽然是一种媒体产品,但更重要的是一种社交化产品,关于信息流单元的产品模式和细节是非常大的事情,而腾讯微博似乎没有做好这一个部分的动力,以致最重要的部分一直存在着结构性残缺。

腾讯微博在和新浪微博争斗的日子里,事实上没有看清这类产品的发展方向,我多年前博客里探讨过信息流内闭合产品模式,而这一个模式才是微博的方向和未来,新浪微博在这方面也犯过很多错误,但是基本看清了产品的方向,而腾讯微博没有看清方向,所以,总是被动地和新浪微博做一些无关痛痒的产品功能和扩展的比拼。社交产品的移动化方向和产品模式的进化,腾讯微博后知后觉了,并且没有拿出足够强势的产品创新和营销推动。

社交化产品的社群化运营也至关重要,虽然腾讯微博借助腾讯平台优势,很容易放大用户规模,但是,在运营端并没有经营好微博上的社群文化,我自己在腾讯微博上找不到几个互联网圈的人进行互动,加上评论转发混乱造成的信息噪音,互动的流畅性也大打折扣。新浪微博运营团队主力是新浪网过去的编辑团队,他们很多地通过行业意见领袖的互动、维护、话题延伸等等留下了这些人,并形成很好的社群化氛围,而腾讯微博从QQ那里来了很多用户,却是一群没有社群化再组织的用户,这些用户是纯碎社交网络平台的用户习惯而来,在微博产品上自然难以成群,在微博上六度理论不是主要的,社群理论才是核心。

 

防守反击专业户邢宏宇的幸运和不幸

提到腾讯微博,就不能不提他们的总经理邢宏宇,宏宇是腾讯的老人儿了,而且还可能是腾讯体系重点培养的高管,在腾讯微博之前,他是腾讯搜搜的总经理,但是,负责任地说他领导搜搜的时候,搜搜还比较接地气儿,后来搜搜突然完全高大上不食人间烟火了。

腾讯微博是算是邢宏宇的第二次领导腾讯战略上的防守反击战役了(我所知道的),可惜都没有最后取得胜利,搜搜并入搜狗,腾讯微博并入门户,这一次,邢宏宇找了一个微视频方向,做了一个叫“微视”的产品,目前国内这个领域竞争相对平衡一些,看宏宇能否抓住这一次机会。

邢宏宇比较幸运的是腾讯高层一直给他难度系数大的防守反击型战略的领导权,在庞大的腾讯体系里,能得到老板们如此看中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即便是微信出现钱的张小龙恐怕也没这么多尝鲜的机会。但是不幸的是,邢宏宇都开了好头,却没有取得最终的胜利,总是差那么一点点,邢宏宇在产品战略和产品逻辑把控方面比起张小龙还是有一些差距,当然,宏宇的职位方面目前与allenzhang差距也不小-。- ,但是我们评价的是个人修炼方面,不涉及到职位高低问题。

张小龙在微信发展过程中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对产品逻辑的考究,他非常敢于做减法,这保护了微信的信息流体验,而同样事情发生腾讯微博上,邢宏宇却没有做好减法,在产品细节逻辑上有很多模糊地带。尤其在新浪微博产品经理集中脑残期间,腾讯微博没有迎头赶上,在产品上反而跟着新浪微博走到坑里去,新浪微博的强大运营能力掩盖了很多产品不足,所以,新浪微博赢得了时间来修正产品思念的偏差,而腾讯微博却被带到圈套里了。

 

大腾讯已到变革时,能否像paypal 一样诞生创业家

腾讯已经培养了很多人才,而过去腾讯多数时间在国内市场拼杀,而现在当市场地位相对稳定的局面下,马化腾和腾讯的创始人团队能否像paypal创始团队那样诞生出一批伟大的创新者和企业家呢?而腾讯是否会像Google一样高举人类未来大旗,也许是创新主导的腾讯变革的标志,马化腾能否让腾讯拿出足够勇气和魄力来进行颠覆性的本源性的创新探索,这或许是中国互联网走出山寨气质的不二选择。

像过去那样利用规模优势和流量势能来进行增量创新和零和博弈的时代,也许应该成为过去了,马化腾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已经很不差钱了,如果他还能继续保持理想主义情结,那么,也许腾讯会给我们带来很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东西。当腾讯初创团队已成为互联网商业教父的时候,下一代创业者从他们那里拿到,也许最好别只有钱。

精神和价值观的传递,会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就像google 、apple、paypal等影响一代创业者那样,我们也许需要腾讯这样的企业来带领大家走到一个光明的未来,而马化腾这样的科技领袖也许传递给下一代创业者和企业家的不止是产品经理的方法论,也许中国互联网的科技哲学和价值观是更重要的东西。

【本文作者柳华芳,微信公号:社交革命】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319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dede58.com

window._bd_share_config={common:{bdSnsKey:{"tsina":"572572056","tqq":"801065493","t163":"KHChhBRLNj1nP8kG","tsohu":"PqgKVZS3X6CpdjMH"},bdText:"「腾讯微博、搜搜沉没背后,有同一个失意男人」——微信公开公众账号阅读数,自媒体的最后一个“黑箱”被打开。土豪们去年开始加入自媒体大战,微信无疑是最火的。再加上微信的封闭性使公众账号的阅读量难以评估,更给微信自媒体蒙上了神秘面纱,让他们身价暴涨。公开阅读量是自…",bdDesc:"微信公开公众账号阅读数,自媒体的最后一个“黑箱”被打开。土豪们去年开始加入自媒体大战,微信无疑是最火…",bdUrl:"/a/20140728/319.html",bdMini:2,bdMiniList:false,bdStyle:0,},share:[{"bdSize":32}],};with(document)0[(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body).appendChild(createElement('script')).src='http://bdimg.share.baidu.com/static/api/js/share.js?v=86835285.js?cdnversion='+~(-new Date()/36e5)]; function getLength(str){var len=str.length;var reLen=0;for(var i=0;i126){reLen+=2}else{reLen++}};return reLen};function success_jsonpCallback(data){var html='';var pos='';html+='

最新职位

    ';jQuery.each(data,function(k,v){if(k<5){pos='【'+v.city+'】'+v.positionName+'('+v.salary+')-'+v.companyName;var len=getLength(pos);if(len>22){pos=pos.substring(0,22)+'...'};html+='
  • '+pos+'
  • '}});html+='
';jQuery('#lagouData').html(html)};jQuery.ajaxSetup({scriptCharset:"utf-8",contentType:"application/json; charset=utf-8"});function getLagouData(){jQuery.ajax({async:false,url:"http://www.lagou.com/join/listYixieshi",type:"GET",dataType:"jsonp",jsonpCallback:'success_jsonpCallback',contentType:"application/jsonp; charset=utf-8",success:function(data){success_jsonpCallback(data)}})};getLagouData(); //侧栏滚动 $("#fixedMain").fixbox({distanceToBottom:530,distanceToTop:10}); $(document).ready(function(){ console.log($(document).height()); }); $(window).scroll(function () { var dt = $(document).scrollTop(); var wt = $(window).height(); if (dt <= 0) { $("#totop").hide(); return; } $("#totop").show(); if ($.browser.msie && $.browser.version == 6.0) {//IE6返回顶部 $("#totop").css("top", wt + dt - 110 + "px"); } }); $("#totop").click(function () { $("html,body").animate({ scrollTop: 0 }, 200) });